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 旅游景区与新型城镇一体化模式发展研究

旅游景区与新型城镇一体化模式发展研究

分享到:
     发布日期:13-02-28     热度:

旅游景区与新型城镇一体化模式发展研究,在我国经济增长面临瓶颈之际,社会经济结构全面转型,实现内需带动下的持续增长,是各方人士的共识。院长林峰博士在研究中指出,中国在逐步丧失低价劳动力“人口红利”之时,实际上却获得了巨大的消费“人口红利”――13亿人口中真正的中等收入阶层的爆发性增长,是我国乃至世界发展的最大动力。这样的“消费人口红利”是大家都能看得到的,但要让其真正聚积、释放,并有效推进经济社会发展,却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新型城镇一体化建设,正是在如何释放消费动力的社会经济方案中,与党和国家追求为全体人民谋福利的政治诉求合集后形成的。

  林峰博士认为,新型城镇一体化建设并不只是城镇一体化率这个简单的数字,而是一个包括了产业开发与社会发展的系统工程,是经济社会发展的纲,行行业业都在这个网络之中。

  产业发展是城镇一体化建设的第一基础,如何选择主导产业是城镇一体化建设面临的最大难题。林峰院长指出,旅游以其“搬用”功能,能够为目的地带来消费市场,并形成集聚,带动产业发展。除经济效应之外,旅游还具有价值提升效应、品牌效应、生态效应和幸福价值效应四大社会效应。由此,绿维认为,旅游产业将在新型城镇一体化进程中扮演重要角色。旅游界应基于消费能力释放与新型城镇一体化的主流发展脉络,研究旅游消费与经济综合发展之间的关系,积极参与到国家大发展结构中来。

  林峰院长认为,从旅游消费到区域综合发展的主要路径,就是沿着旅游消费、旅游产业、旅游产业集群、旅游带动城镇一体化这条线索,去探索发展的规律,并将这种规律落实到政府和企业在旅游运营及投资中《旅游引导的产业集群化与新型城镇一体化模式》,正是基于以往经验和实践对此进行的研究。

  多年来,一直非常关注旅游与城镇一体化的关系。2011年7月29日,林峰院长在《中国旅游报》发表文章“城市化进程加快引发旅游投资热”,明确提出“随着城镇一体化发展,旅游开发已经与区域发展和城镇一体化进程全面结合并在产业上趋于融合,形成了旅游产业导向下泛旅游产业聚合的区域经济与城镇一体化综合开发模式”。此次进行的《旅游引导的产业集群化及新型城镇一体化模式》研究,从旅游引导的产业集群化和新型城镇一体化两个角度,更为深入、系统的研究了旅游产业在中国未来发展中的价值与可能模式,首次提出了"旅游产业融合机制""泛旅游产业群"、"泛旅游产业整合模式"、"泛旅游产业集群化发展模式"、"旅游城镇一体化建设四种模式"、"新型旅游城镇体系七大结构"等一系列创新思路,希望能够找出旅游推动经济社会综合发展的内在机制与实践模版。

  此次研究由四个重要组成部分。
第一部分;详细解读了“泛旅游产业整合与产业集群化发展模式”。旅游产业的集群化,是本报告研究的重点。但就旅游产业链进行简单的集群分析,难以形成产业升级的基础。我们结合产业融合的模式,把旅游引导下形成的产业集群进行分类与整合,形成了对于旅游产业集群化发展完整的模型,即泛旅游产业集群。在该部分中,从泛旅游产业整合的肌理与手法、泛旅游产业集群化模式、泛旅游产业业态研究,三个方面入手,较为系统的阐述了“泛旅游产业整合与产业集群化发展模式”的理论基础和实际内涵。

  第二部分,旅游产业的带动模式及其效应分析。认为,旅游在区域经济社会发展中,形成了超越一般行业的特殊效应,特别是对区域运营中的产业集群化及新型城镇一体化发展,形成了巨大的推动作用。绿维基于对旅游的经济社会效应的研究,将其概括为“旅游七大效应”,即三大动力效应与四大社会效应。三大动力效应包括直接消费动力、产业发展动力、城镇一体化动力,四大社会效应包括价值提升效应、品牌效应、生态效应和幸福价值效应。

  第三部分,为新型城镇一体化与旅游房地产开发研究。的调研表明,旅游与地产的联姻,已经成为市场必然的选择,也是相互促进互补互助的良性架构,为房地产业和旅游业提供了一个广阔良好的平台。旅游房地产面向新型城镇一体化建设的产业提升,将为新型城镇一体化建设提供最有力的投资运营主体。本篇章将在分析旅游房地产创新与新型城镇一体化关系的基础上,提出新型城镇一体化建设中旅游房地产开发的三种形式,并详细解读了旅游房地产的主流产品。

  第四部分,为旅游引导的新型城镇一体化模式研究。2012年12月中央经济会议提出“城镇一体化是我国现代化建设的历史任务,也是扩大内需的最大潜力所在”。新型城镇一体化的一个重要理念是要“协调”――与工业化、信息化、农业现代化相协调;与人口、经济、资源和环境相协调;大、中、小城市与小城镇相协调;人口积聚、“市民化”和公共服务相协调。怎样实现这四个协调发展呢?绿维认为,旅游在这一进程中将扮演重要角色。本章在研究旅游与城镇一体化关系的基础上,分析旅游引导的城镇一体化模式及构成的城镇体系。相关新闻:云南城镇化建设应力推旅游小镇
我省将采取放宽“进城”条件、盖上“城乡两床被子”等措施,争取在10年内促千万农民“进城”。云南城镇化过程当中的机遇和困难是什么?已经实施2年的桥头堡战略,昆明又能否在发展中更进一步,昆明建设泛亚国际金融中心的可能性又有多大?昨天,云南省第五届社会科学学术年会暨云岭大讲堂名家讲坛在云南财大举行。来自省内外的社科专家带来一场“头脑风暴”,为云南和昆明的发展出谋划策。

6城镇群和各地中心城市将主要承载我省人口

云南省设计院规划设计研究分院城市规划师郭凯峰对我省城镇化发展趋势分析道,未来10年,我省将促千万农民“进城”,“未来云南省六个城镇群和各地区中心城市将是吸引人口的主要空间载体。”郭凯峰所指的六个城镇群包括昆明、曲靖、玉溪、楚雄形成的滇中城镇群,红河、文山形成的滇东南城镇群,普洱、临沧、西双版纳形成的滇西南城镇群。保山、大理德宏形成的滇西城镇群,丽江、怒江、迪庆形成的滇西北城镇群以及以昭通为核心的滇东北城镇群。他认为,针对缺乏大城市、中等城市数量偏少、小城市规模小、功能不全的问题,应推动现代新昆明、滇中-滇东北-滇西-滇东南四个区域中心城市、州市所在地和涉市城市、重点县城、边境口岸城镇、小城镇6个层次的城镇体系建设,形成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空间分布合理、功能完善、特色鲜明并覆盖全省的城镇发展体系。

郭凯峰特别指出,应当将旅游和口岸边贸小城纳入有云南特色城镇化发展路径,积极构建旅游小镇这一云南城镇化进程中具有典型特征的发展力量,将旅游小镇作为全省城镇化进程中的重要路径。边境口岸的边贸经济形态能够为区域城镇化提供强有力的动力。依托于边贸经济的口岸城镇建设,已经成为我省作为西南边疆民族地区小城镇建设的重要途径和特色模式。

郭凯峰认为,农村现代化是云南以“区域城镇群作为推进城镇化的主体形态”的有益补充。小城镇面向广大农村,是城乡联系的节点,也是带动集镇和农村发展的重要环节,是推进农业生产体质改革,促进农村人口城镇化,完善农村社会化服务体系的基本单元。而培育特色小城镇将成为农村富余劳动力转移的重要载体。

“昆明通道或可架空马六甲”

昆明将依托桥头堡建设的重要契机,打造区域性国际城市。在建设之中,昆明在金融影响力方面能否有所作为?云南省经济研究院助理研究员雷扬给出了这方面的建议。雷扬认为,上海、北京和深圳是改革开放后站起来的“东部金融中心”,而当前我国东西部金融资源分布的不均衡已严重制约了中国实现全面协调的可持续发展。打造中国“西部金融中心”不仅可以改变金融资源分布的严重不均衡,也符合“包容性增长”这一重要思想。

昆明在建设“西部金融中心”,甚至在建设泛亚国际金融中心方面也是有一定优势的。雷扬分析说,昆明地处亚洲南北国家大通道和东起深圳西至荷兰鹿特丹的第三亚欧大陆桥的交会点上,具备陆路上与南亚和东南亚相连、海上与太平洋和印度洋相通的独特区域优势,是中国面向东南亚、南亚、中东、南欧和北非地区开放的前沿通道。

此外,滇中城市圈环城高速公路、店中城市城际环线铁路、“八入滇、四出境”铁路、“七入滇、五出境”高速公路和“两出省、三出境”水运通道及港口即将建成,未来昆明将是中国西部最具“综合交通运输体系”优势的国际交通枢纽城市,今后进入北非、欧洲、阿拉伯、新加坡等,不一定要走马六甲海峡,可以走陆路昆明,即“架空马六甲”构想。


雷扬认为,“架空马六甲”效果一旦显现后,昆明与新加坡的产业分工将形成互为补充又互有竞争的错位竞合局面。因此,在昆明泛亚国际金融中心的功能定位上,应以参加新加坡国际化的金融市场、金融机构、金融交易和金融监管为基础,跨越式地展开金融产业布局,同时兼顾突出面向南欧、中东、北非和南亚的区域性特色。昆明与新加坡建设国际金融中心都可通过城府主导产生,认为产生的推动力大于自然形成的原动力,并能带动经济与金融的有效发展。此外,昆明可利用与苏黎世建立友好城市的关系,以远视角和高标准,超常规地打造一个相对欧美而言的“远东(内陆)金融港”,也可对外宣传为“东方苏黎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