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 全域旅游休闲落实

全域旅游休闲落实

关键字:全域旅游 旅游
分享到:
     发布日期:16-05-13     热度:
二、全域旅游发展观的完善和深化


全域旅游作为一种创新的旅游发展观,体现了拓展的理念、共享的思维、开放的气度和融合的方法,这种认识是旅游业发展的一次思想解放。


但在实践中,也存在着落实全域旅游发展观的障碍和困难。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 

一是存在相互对立的问题。


旅游业的视角是一种“他者”的视角,这样自然会产生一种对立的思维。所以在国家层面分析旅游市场时会分为入境旅游、国内旅游、出境旅游市场;在地方层面发展旅游产业时会分为外地市场和本地市场。而我们在谈到旅游业时也自然地会有客源地和目的地的说法。


这种对立思维其实是一种西方式的思维,也是一种冲突式的思维。在西方的思想中存在一种超越性的存在,超越于“我”的一个是上帝,一个是他者。上帝是万物之源,是关照现实但自身却是非现实的;而他者则是现实中的异质存在,因此“自我”与“他者”的对立就是难以避免的。


而中国传统思维的关键在于“化”,就是要“以己化他”而达到“化他为己”,因此就要用“同一”来容纳异质。就像老子所说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最后都是可以“化”到“一”之中的,而“一”则是一个可以不断更新进而能包容万物的存在,所以中国传统思维中更关注和谐。


回到全域旅游,实际上是用全域去涵盖了景区这样一个“异质存在”,使得景区得以“化”入“全域”之中;但是这样一种“化”主要侧重在空间之“化”,很难完全化掉当地居民与外地居民之间的对立。因此尽管全域旅游强调共建共享,但实际上很难“知行合一”。

二是具体统计中的困难。


困扰当前旅游业发展的大问题是旅游统计。这种困难在于旅游统计是从旅游者的角度出发,是从需求端,而不是供给端出发来衡量由旅游者消费带来的所有经济收益。因此要统计旅游业,就必须要划分谁是旅游者,谁不是旅游者;就要区别哪些经济产出是旅游者带来的,哪些经济产出不是旅游者带来的。


根据世界旅游组织的推荐,《旅游统计调查制度》对旅游的界定是离开惯常环境,不以谋取报酬为目的的活动。在我国具体的统计中,将离开惯常居住地10公里以上,出游时间超过6小时的活动认定为旅游;但在一些发达国家,则将离开惯常居住地50公里甚至100公里以上才认定为旅游。


除此之外,由于旅游涉及“行游住食购娱”等众多环节,衡量旅游业的贡献就需要将其从散布在各个领域中的份额“提取”出来,在具体操作时,科学的做法是采用旅游卫星账户。比如说,旅游地一个餐馆一年收入100万,测算其中的旅游贡献,则需要通过抽样调查以掌握有多少符合旅游统计定义的旅游者在这里消费,消费金额是多少,即要测算所谓的“剥离系数”。


但这在实践中是很难操作的,也是很容易出现误差的。当然,从一个区域旅游产业发展的需要来说,尽管存在诸多困难,旅游统计还得“硬着头皮”努力推进。


但是按照全域旅游观,更关注的其实是整个区域旅游产品的丰富、旅游设施的完善、旅游氛围的良好,并不在意这些产品、设施以及氛围有多少比例是在为外来游客服务,多少比例是在为本地居民服务;同样更不会在意在本地居民外出旅游休闲时有多少比例出行距离超过10公里,多少比例是在10公里以内。因此,如果从全域供给来看,关注旅游业及相关产业即可,不必在意其中旅游消费的系数。

三是工作覆盖面的不足。


不管一个地方高品质旅游资源多还是少,旅游产业在当地经济中所占份额大还是小,全域旅游作为一种新的发展理念,对于全国各地发展旅游业都是适用的。从这个意义上说,全国所有地区都是可以做全域旅游的。


但如果按照目前的工作格局,可能会存在两个方面的问题,一个问题是,如何衡量地区经济总量很大区域的旅游综合贡献。比如苏州,是非常有名的旅游城市,也是非常符合全域旅游观的旅游城市,但地区经济总值很高,2015年就达到了1.44万亿元。这样尽管苏州旅游经济发达,但旅游业在整个经济中所占的比重就不会太高。如果以旅游对当地经济综合贡献率为主要评价指标,苏州这样典型的全域旅游城市反而很难被认定为全域旅游示范区。


另一个问题是,目前在全国范围确定了262个市县作为全域旅游示范区的创建单位,这样的好处是有利于突出重点,在全国形成标杆,树立榜样。但也可能会削弱没被列入示范区市县推动全域旅游发展的积极性。


如果我们换一个思路,在着重抓好全域旅游示范区的基础上,突出全域旅游发展的理念和通过更为切实有效的方式来落实这一理念,而不是过分纠结于创建全域旅游示范区的指标,则有利于全方位地调动各地发展全域旅游的积极性,同时推动全域旅游发展观在全国各地开花结果。